Archiv

我们为何学习外语

很多人,看不起我们外国语言专业的人,尤其是语言专业的男生,理由不言自明。这一点完全可以理解。

没有必要去争面子上的事,没有意思。我想的是,我们究竟为何学习语言。

对于一部分人,包括我在内,修习语言并非出自本意,都是体制下的阴差阳错;对于大部分人而言,不论动因如何,可能学习外语仅仅是出于更好从业的考虑。这都是理由,也是事实。很现实。可是,单单有“现实”,从来不令人安息。

在门外,尚可思度进门的利弊,可一旦做出了选择,不论这种选择融合了多少偶然的无奈,既来之,则安之。在门内,当筹门内之事。

人们总说,做这个是为了那个目的,做那个是为了另一个目的,做另一个又是为了再一个目的。如此一来,有如一条无限长的锁链,虽一环扣一环,可是端际不知去向。或者在无限远的地方,锁链的首位相连,成为循环。无论如何,不甚明了。从这一点出发,很多习以为常的事情都有问题——这是一次观念的革命。你说,“学以致用”,那我就要问,你的“用”之为何。在这条无底链条系统中,任何理性的预设都是虚妄。因而我倡导以一种新的思维统摄行动。

如此一来,学语言之目的无他,仅仅因为爱语言。兴趣,或曰内心的冲动,是引航行为的唯一灯塔。

回归最本真的寂寞,欲念单纯。简言之:知识自为存在;人为知识存在。这是终极的信仰,无需论证,也不能论证。犹如宗教之于信徒、共产之于马列,需要的只是信仰,理性之论证为多余。

更为现实的动因。

前些日子由于西藏的事儿,跟外国人思想碰撞的颇为频繁。每一个在华的外国人都会被问及其对此事件的态度,而每每在网上遇到不认识的外国人,也会被立刻莫名其妙的问及,“你喜欢你们的政府吗?”他们很激动,当听到你肯定的回答。他们会立刻说,“你的想法是错误的!”中国人也很激动,当我们听到他们的陈述,甚至气愤。你说,谁对?你会说,中国人是对的,因为一些你认为不容置疑的理由;他们会说他们是对的,同样因为一些他们认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。一些都是,我们认为;你们认为;他们认为。想到了最近读的一本书,叫“测量世界”(德文:Die Vermessung der WeltGoßGoß测量世界的方法,HumboldtHumboldt测量世界的方法,当二人相遇,各自认为自己掌握的是真理,争得面红耳赤。以我们旁观者的视角来看,谁对谁错?或者说,真的可以用“对错”来衡量吗? 不同的阅历,观念的差异罢了。谁说,他掌握了真理,那恐怕再也没有人比他更无知的了,再也没有人比他更应感觉悲哀的了。

你说,两码事。民族的,个人的。我说没区别,你说我疯了。

这不重要。

人是需要现实的。因而我为我们语言学习者找到一个现实的学习语言的目的。这便是,用语言,沟通民族之间的文化鸿沟。这是很现实的需要,当你意识到,外国人是这样想的,而不是像你先前想的那样,不是像你周围的人想的那样,更为重要的是,不是像“想”让你像先前那样去认为他们是如何想的的人想的那样。去做一个真正自由的人,去除语言加在现代人身上的枷锁。这是外语学习者的使命,我们为此而自豪。

因而,我也有一个梦想。

我梦想,在将来,游离世界各地。各个民族,不论强势或者积弱,我都潜心学习他们的语言,理解他们的思想与文化,同样介绍给他们我所来自的民族。

梦想或许可以成真,只要耐心的等待。我所需要的,只是恳请主宰我的神,赐予我生命延续的力量。

9.6.08 23:02, kommentier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