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语

迟到的雨偏偏选了周末,却也恰恰合了心意。人去楼空,独坐窗前,揽外景,酌心意,别是一番清闲。

爱静,如此刻,静中蕴动,纯静使人迷渺;爱喧嚣,与朋游,三五成群乐其中,人山人海,反衬一己之微。欲穷宇,唯恐高不胜寒,在尘寰,何奈迷雾缭绕。忧,无处不,无时不。为何忧?哪个又讲的明白!莫不是人世之定律,从呱呱坠地时的哭喊中业已昭然的宿命?

那造物的神,实则当受千夫指。

他创造了人,乃至整个世界,它的形与神。世界在他的支配下运行,包括自以为是的人。他给万物设立了毋庸置疑的权威,一切的准则只在顺从。神讨厌喋喋不休的好事者,他收回询问者的全部,对他的问题却不予理睬。就这样将他放逐,徘徊在意义的虚空。倘使尚有轮回,神将赋予他再生的权利,以规则的形式重新轮回既定的模式。

我唯一希求的,是神能告知我终极的秘密。或许这个欲望本身就是罪恶的源泉。倘使我能得道,我宁永世不得超生。可若神有所顾忌,我知道你本也被创造。你将得到新的主人。

23.5.08 10:58

bisher 0 Kommentar(e)     TrackBack-URL

Name:
Email:
Website:
E-Mail bei weiteren Kommentaren
Informationen speichern (Cookie)


 Smileys einfügen